理想汽车子公司清算,造车新势力陷入生死危局

第一财经APP

第一财经微信订阅号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文章作者 关键字 相关阅读 统计局:全球经济活动剧烈收缩 我国外贸面临较大挑战 2020-04-30 09:20 原创 沈晖:造车新势力的逆境生存法则丨中国经营者 2020-04-26 10:52 新能源车购置税免征政策延长两年,会刺激消费吗? 2020-04-22 19:41 经此一疫 中国有了战胜任何困难和挑战的底气、信心和力量 2020-04-17 19:58 蔚来原VP加盟长城汽车,造车新势力高管屡遭挖角 2020-04-02 21:37 广告联系订阅中心法律声明关于我们上海工商举报中心友情链接沪ICP备1401557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80001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沪公安网备31010602000015号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意见反馈邮箱:yonghu@yicai.com 客服热线:400-606010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060101转6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技术中心技术合作:直播合作:百视通 点击关闭

政策对市场有多大拉动?

“上百个新造车企业中,坚持到今天,从不拖欠员工工资,从不拖欠供应商的货款,这两个最基本最本分的能做到的估计已经不超过五个了。”理想汽车CEO李想日前在微博上写道。去年4月份李想还曾公开表示,新势力的融资窗口只剩不到一年,一年后大批企业将会被淘汰出局,90%的投资人将血本无归。

而多家造车新势力也陷入了资金短缺的困境,2月14日,一份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下发的《关于工资延迟发放的通知》显示,因公司股东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意向的政府投资未能如期纳入,致使本公司运营资金延迟到位,公司全体员工本月工资延期发放。威马汽车今年3月份也被曝取消员工年终奖,13薪推迟至6月发放。此前,长江汽车等也出现了欠薪等传闻。

针对上述清算信息,理想汽车方面尚未做出回应。今年2月23日,理想汽车旗下的重庆新帆也发生工商变更,注册资本由10亿元减少至约2.9亿元,降幅达71%。而去年年底,理想汽车的运营主体北京车和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也大规模缩水,由原来的9.15亿元变更为约6.83亿元,降幅约为25%。与此同时,多位股东的退出。

而从已上市的造车企业蔚来汽车(NYSE:NIO)发布的财报来看,其2019年调整后的净亏损为109.622亿元,同比扩大22.4%;2019年第四季度,蔚来汽车的运营亏损为28.26亿元,运营利润率为-99%。恒大健康(00708.HK)发布的盈利预警公告称,预计公司2019年净亏损达49亿元,相比2018年净亏损14亿元进一步扩大,该公告指出,亏损的原因主要是由于拓展新能源汽车业务,恒大表示新能源汽车业务的净亏损或在32亿元,公司的健康管理业务于同期预计为3亿元净盈利。

“资本市场早已趋于理性,造车新势力当务之急就是解决资金的问题。从去年以来,多家造车企业开始在公司架构上进行调整,资金短缺是其面临的主要困境。”汽车行业分析师曹鹤对记者表示,今年过后,造车新势力或将只剩3家左右,一部分资本很可能会血本无归。

近两年,一些造车新势力已进入交付阶段,但从去年整体销量来看,破万辆的车企只有蔚来、小鹏、威马和合众汽车四家企业,而一些造车新势力还未进入量产交付,与此同时陷入困境。疫情之下,造车新势力面临更大挑战。乘联会发布的2月造车新势力车型销量排行榜中,大部分车型销量不足百辆,销量最高的车型威马EX5也只卖出567辆,其次时哪吒N01(102辆)。

国外疫情加速扩散,全球经济活动剧烈收缩,我国外贸面临较大挑战。新出口订单指数和进口指数分别为33.5%和43.9%,比上月下降12.9和4.5个百分点。

日前,理想汽车旗下公司新增了清算信息。企查查数据显示,上海出享科技有限公司清算组成员备案发生工商变更,新增清算组负责人李想,清算组成员徐点、薛珊珊。上海出享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9月,注册资本1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理想汽车创始人兼CEO李想,由理想汽车的运营主体北京车和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公司最终受益人为李想,该公司已于3月24日注销。

除了理想汽车外,绿驰汽车日前也已完成股权变更,股权架构中新增的河南省国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河南国投)出资20.2亿元,以持股比例60%成为绿驰的控股股东。“卖身”给国企意味着,绿驰汽车已出局。

根据江苏国资委公告,2018年理想汽车的营收为1.7亿元,亏损7.19亿元;2019年上半年的营收为527.76万元,亏损6.29亿元;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资产总额为58.42亿元,负债9.31亿元。而据路透社报道,2020年1月,理想汽车已申请在美国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计划筹资至少5亿美元,最早于2020上半年上市。

3月25日晚间,李想在社交账号上发布了疫情疫情期间的重要反思。李想称:“疫情让我们回归了事情运转的本质,结果反而更好了,内心也更踏实了。”他表示,过去至少40%的会议都是在浪费时间,为内部低效的信息流通方式和不过脑子的猪队友在埋单。至少60%的出差都是在浪费时间,只是跑过去刷个脸,互相找个安全感,刷个存在感。至少80%的商务社交和公开会议都是在浪费时间,一群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看不清本质的人一起刷存在感,比谁更糊涂、更没脑子、更没安全感,相互感染,群体陶醉。

第一财经日报微博

公开信息显示,理想汽车首款量产车型理想ONE已于2019年12月正式开启交付,交付首月共生产1530辆,交付超过1000辆。不过,受疫情影响,理想汽车生产和交付延期。2月29日理想汽车官方发布消息称,突如其来的疫情对零部件供应和生产造成了不小的影响,随着疫情逐步好转,目前供应短缺的零部件预计在3月中旬开始恢复供应并将逐步爬产。根据最新的产能测算,整体的交付延期时间将在1个月左右,最长不超过40天。

第一财经微信服务号

理想汽车造车新势力资金困境挑战

武子晔

此外,多家造车新势力高管也开始回归传统车企。最近,合众汽车原营销副总裁邓凌加盟了上汽大通,原博郡汽车市场营销和销售副总裁陈曦加盟奇瑞汽车,原天际汽车董事、CMO向东平则奔赴北现。

越来越多的造车新势力高管开始回归到传统车企。一方面,造车新势力遇到瓶颈期,高管有了新的思考。另一方面,传统车企也在积极需求造车新势力中的人才。

汽车行业陷入寒冬之际,造车新势力迎来了更大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