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兴玩具因九次方收关注函 要当心另外三家上市公司也躺枪

  对此,放牛塘没有做深入研究,所以不发表意见。

  根据安利股份2018年年报,安利股份对九次方的投资为8000万元,投资九次方的估值为75亿元,如果九次方像媒体质疑那样,估值缩水的话,安利股份对九次方将会发生减值。

  2018年底,王叁寿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入主上市公司群兴玩具,成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此次交易虽然一度让群兴玩具股价高高飘扬,但截至目前,王叁寿依然未能将九次方注入群兴玩具。

  在中国网财经4月14日发布《九次方高管自爆公司资产多为空壳  曾被包装为大数据独角兽》的调查文章,引起了市场极大的关注。

  回到文章主题,王叁寿后来创建了九次方大数据信息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九次方”,很快成为大数据行业的独角兽,“独角兽”是指股市超过70亿人民币的未上市公司。

  在任何情况下,本文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

  根据荣科科技2019年半年报,安利股份对九次方的投资为2500万元,投资九次方的估值达110亿元,荣科科技2019年净利润为4,526万元,也不谈上很宽裕。

  而安利股份2019年净利润只有2331万元,这点小身板,可经不起折腾。

  我们都知道,可研报告的水分很大,哪怕是到现在,IPO和增发的募投项目可研报告基本都是根据拟募集资金进行倒推,与评估报告有异曲同工之妙。

  根据天眼查,九次方多达50个股东、115家一级子公司,股东数量已达到了有限公司的上限。

  可见,一则重要信息,我们只要稍加延伸,就可得到更多有价值的信息,这点工作量,不及瑞幸咖啡做空报告工作量的万分之一!

  中国网财经在调查文章中提到:

  第二家是荣科科技

  来源:放牛塘

  第三家是华铭智能

  招股说明书的募投章节和行业章节,本质都是通过公开渠道收集一些行业信息,因为招股说明书不敢采用非公开信息,怕监管问数据来源时答不上来。

  经简单查询,发现有3家上市公司和1家在审IPO涉及对九次方的投资。

  东莞证券的IPO申请正在证监会审核,根据天眼查,东莞证券通过旗下的东莞市东证锦信八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九次方0.28%的股权,具体情况不详。

  在中国网财经调查文章出来后的第3天,4月16日,深交所向群兴玩具出具了关注函,要求公司回应媒体质疑:

  所谓的IPO咨询企业,本质就是个做可研的机构,这个行业广泛存在,因为向发改委、经信委申请项目立项时,一般都需要可研报告,企业上市涉及的可研,只占很小的一部分,但因为涉及上市,一下就变得很高端了,被称为“IPO咨询”。

  第四家是东莞证券

  第一家是安利股份

  不过在2019年半年报中,我们并未看到华铭智能实际进行投资,是否需要继续承担出资责任还不得而知,难道是华铭智能发现什么异常情况后反悔了?

  放牛塘今天写这篇文章,主要是为了提出一个观点,我们在看一个事件的时候,不能仅以吃瓜群众的态度看热闹,而是要学会深度思考,挖掘更多信息,是否涉及自身利益。

  2018年12月21日,华铭智能发布公告,将对九次方投资1亿元,对九次方的估值达110亿元,当天股票还涨停。

  九次方创始人王叁寿算是证券圈内的名人,靠做传说中的IPO咨询业务起家。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据爆料高管表示,其实九次方是不可能装入上市公司群兴玩具里的,也没有单独上市的可能,因为九次方的“水分”太大,其体系里的很多关联公司都是“壳”。

  可研机构多如牛毛,全国各地到处都是,有的IPO和增发项目,其实就是找当地可研机构来做,因为大家做得都半斤八两,而且可研机构的专业度往往更高,只是不懂证券套路,但负责一点的券商可以弥补这点,再说,如果遵从以信息披露为中心 ,从实事求是的角度出发,可研机构写可研报告为啥要去顾忌证券套路呢?

  这个“IPO咨询”是这么回事:2009年创业板开闸后,券商投行项目大幅增加,部分券商现场人员忙不过来,把招股说明书的募投章节和行业章节做了外包,但券商让企业付费,就变成了外包机构为企业提供IPO咨询服务,王叁寿成立的汉鼎咨询,是当时这个外包业务的主要承接方。

  比如,我们应该要去想,还有更多上市公司会涉及九次方吗?

责任编辑:王帅

行情图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群兴玩具因九次方收关注函,要当心另外三家上市公司也躺枪

  招股说明书募投章节其实就把募投项目的可行性研究报告进行摘录,所以,这个咨询服务主要精力都是在写募投项目可研报告。


  • 上一篇:没有了